超职教育

超职教育 成就超值人生

客服热线

400-6777-098

投诉热线

400-6777-098

曾经跌落低谷的那些人,是怎么走出来的?

发布时间:2020-11-25 阅读量:454

他们有的曾产后陷入了抑郁,有的和原生家庭存在难以磨合的矛盾,有的在情绪的反反复复下喘不过气……

 

如果你正在经历人生的低谷,压抑难过,迷茫无措,心中还在困惑,心理学是不是能够给你改变、让你成长?

 

下面和你分享三个在心理学中找到出口的故事,希望你能从中找到答案。

 

“纠结,痛苦,犹豫,最终我还是迈出了那一步”

 

一个刚毕业的梦想家,想突破自己,却又找不到自己乔任梁去世那段时间,我才开始审视自己,是否有心理咨询的需求。

 

其实,当时我已经有了一些预感,但一直不愿意承认。

 

我害怕别人的目光,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曾经跟家人坦露过,但即使是最亲近的家人,也不能理解我,我更不奢望获得别人的理解了。

 

我每次压抑到极点的时候,实在没办法了,就会下载火丁心理。

 

虽然我下载了,却从来没真正联系沟通过。没办法对一个未曾谋面的人交付信任,要说出自己最私密的事情又觉得羞耻,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防线,犹犹豫豫,最终就只是以文字的形式和几位老师发泄情绪,还是匿名的。

 

我非常感激的就是,总有一些人能在我绝望的时候给我一丝温暖,哪怕只是一点点。

 

过了一段时间,我情绪稳定下来,觉得自己没什么问题了,又会把它卸载掉。

 

如此反复了很多次。

 

直到今年年初,我实在承受不住了,好像这么多年来所有的压抑,如排山倒海一样、汹涌不止。我总觉得自己要碎掉一样,情绪反反复复,时间间隔也很近。

 

最厉害的时候,我想去跳井,绝望之至。那一次,我的妈妈在我身边紧紧地扯着我,哭喊着,我要是真的跳了,她该怎么活。

 

是的,我走了我的家人要怎么办。我不想再这样了。这个时候的自己,经过长期以来的自我磨合,对心理咨询已经没有什么偏见了。

 

我选择了一位咨询师在电话上聊,这也是我迈出的第一步。再后来,我妈说一个亲戚家的哥哥有认识的人,做类似心理咨询这一块的,让我去聊聊。

 

开始我还不愿意,在经历又一次情绪的“爆发”后,我就主动找了他。现在,我一直定期和他沟通,也尝试通过多方面的学习做出改变。

 

我后来就没有再卸载了。

 

我把这个看作是对自己真正的接纳,保留它也不再意味着“我有问题”,而是有那么一些人,在我需要的时候,就会在那里。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一度进入‘更多问题’的状态”

 

3岁男孩的妈妈,60岁母亲的女儿,会撒娇又有点强势的妻子

 

生完孩子后,我和我妈妈不可避免地要生活在一起,矛盾就爆发了。

 

我妈妈是个控制欲比较强的人,在她看来,我做什么事都是不好的,不对的,我也没有得到过她的肯定和夸奖。

 

在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她也一如既往地让我按她的方法去做。我不想再被她掌控,可有的时候又不忍心违背她,除了我从小就很怕她以外,也担心她会痛苦——每次我试图反抗,她的反应都特别激烈,说我“不孝”,“总伤她的心”,用诸如此类的话来束缚我。

 

我很痛苦,怕这样下去会产后抑郁,就约了一位心理咨询师谈,到现在已经两年了。这其实是一个慢慢的、连续变化的过程,可能随着老师点破了一些东西,我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转变了,渐渐脱离那种共生的状态。

 

直到最近,我不再害怕跟她争吵,而是会很明确地告诉她:“我已经长大成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有自己的判断和想法”;不一定我是对的,但是我一定要按照我自己的方式去做,但这样做不代表我不孝顺,也不代表我不爱她。

 

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当我开始用不一样的处理方式,我们的矛盾就减少了,争吵的次数、频率、严重程度都大大的减少了。

 

似乎我的变化,也带动了我的妈妈有一些改变。当然,这不是说我和我妈妈的矛盾就彻底不存在了。

 

我只是会去面对这些矛盾, 不把它当成一个特别让我痛苦,特别让我气愤和我无奈的一个问题,这可能是咨询带给我的成长吧。

 

在真正尝试心理咨询之前,我可能只是期待它,可以帮我解决一些问题,让我生活得更加快乐、幸福。可是,这个观念在慢慢转变。

 

一方面,生活中,没有问题的“真空”状态几乎是不存在的。咨询不是帮我解决所有问题,而是提高了我解决问题的能力,让我勇敢面对真实的自己,认识自己的需求、欲望、情绪、恐惧等这些方面的东西。

 

而另一方面,在成长的过程中,我甚至一度进入到“更多问题”的状态。在我和妈妈还没有完全和解之前,又发现了生活中的其他问题,一些原来的我从没意识到的问题——我与老公之间的“权力争夺”。

 

这时我才发现,我与妈妈的矛盾根本不是主要矛盾,毕竟她属于我的原生家庭,我的过去。可我与老公之间的问题就不一样了,我们要共同生活,携手过一辈子的。

 

如果在我们相处的过程中,我在成长他不在成长,问题就会一直持续。

 

这个问题的解决,要么就是我妥协,我停止成长,去等待他;要么就是我拉着他一起成长;要么就是我放弃他,我去寻找另一个生活。

 

但是,这件事不是像买白菜卖土豆那么简单, 也不是我和我妈妈的问题上那么简单。

 

我需要一个过程,一个抉择,这个问题不是说轻而易举就能解决掉的。

 

“原来困扰我的问题,不只是困扰我一个人”

 

行行妈(呼豆豆),一个特立独行的有趣灵魂以前我觉得,有什么问题,找朋友聊一聊就好了。只要有朋友的支持,这个事情就会过去的,而且会很快的过去。

 

然而,在生了宝宝以后,我发现不是这样,有很多情绪上一直让我很难受的地方。比如我会觉得,为什么别人带几个孩子都很轻松,我带一个孩子就那么累呢。

 

后来,我就参加了一位心理咨询师开设的课程,主题是亲密关系之旅。我学下来觉得特别适合自己,有种可以把理论拽到地上来的感觉。

 

我们这些参加课程的同学,还组成了一个成长性的小团体,每个月会在老师的带领下,进行一次学习交流分享,互相帮助,互相治愈。在这个过程中,我渐渐发现,原来困扰我的问题,不只是困扰我一个人,而是困扰了这个年龄段的每一个人。

 

就像不同年龄段的小朋友,青春期的少年,他们会遇到相似的心理问题。而不同阶段的成人,其实也存在一模一样的问题。

 

同时让我庆幸的是,我遇到了一位非常好的老师,他给我最大的力量就是真实——以不伤害别人为前提,去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现在我和别人有矛盾的时候,就会用不同的处理方法,比如“标明情绪”。我会说,现在我感到很生气,很难过。但我不会把这些情绪“行动”出来,也就不会去做人身攻击。

课程结束后,我也一直跟着老师学习心理学,至今已经三年了。

 

现在我觉得心理问题就像感冒一样,其实每个人都会有,这个疏导的过程会比较重要。现在,如果我再遇到一些困扰我的问题,或者是情绪上需要疏导的地方,我就会组织一个有主题的群体小活动,然后自己设计流程。

 

比如说,这件事平时最困扰你的点是什么,举一个事例,大家会互相分享,自己是怎么做的。我们交流的不一定是怎么解决这件事,而是努力去淡化它作为问题的存在。

 

因为有的时候,我们就是把一件事看成是问题,又无法解决,才会一直被困在自己的情绪里。

 

在和粉丝朋友聊的过程中,我还发现一些值得探讨的问题,也是我在生活中会经常遇到的——

 

① 跟朋友聊,还是跟咨询师聊?

 

有位粉丝朋友分享说,会跟自己很好的朋友相互咨询,这让我联想到一个问题,可能也是许多朋友好奇的一个问题——我和朋友聊还是跟咨询师聊,有什么区别呢?

 

在我看来,这两者是有区别的,但也并不冲突。

 

在我遇到困扰,向朋友倾诉时,我希望得到他们情感上的陪伴和安慰,或者听听他们的建议和经验。而且,和朋友闲聊本身就是一件开心的事。

 

不过,朋友给出的看法,往往建立在他们自有的价值观之上,又或者出于我们的友情。并且,我们在生活上有很多交集,在我困扰的问题上,朋友可能也卷入其中。即使他们试图保持客观,但说的话或多或少表达了他们的个人意愿,也悄无声息影响着我的判断。

 

打个比方,假如我被择业的难题困扰已久,犹豫要不要进入设计行业。

 

对设计感兴趣却失之交臂的朋友,可能会大加赞赏;而从事金融业的朋友,就冷静地给我分析,权衡利弊;也有关系很好的朋友会说,无论我如何选择,都会支持我。

 

他们的反馈都让我非常暖心,我庆幸自己有这些好朋友。

 

然而,我可能仍然看不清自己内心的需求,不知道真正困扰自己的到底是什么。

 

这时,我可以选择和心理咨询师聊聊,因为他们是立场客观、价值中立的,不会给我意见,也不会表达自己的价值观,而是倾听我、关注我、理解我,以“我”中心进行这场谈话。

 

鉴于他们受过专业的训练,关注的方面也会更多,例如我的思维方式、核心信念、防御机制等,有一些甚至我自己都不曾觉察到。

 

也因此,他们更可能从我的表层问题中敏锐地发现潜在原因。比如说,我想进入设计行业并非完全是自己的意愿,还有完成母亲梦想的想法,以及我和母亲之间关系的问题。

另一方面,心理咨询往往以促进来访者自身的成长为目标。

 

在谈话中,他们可以启发我的思考和自我反思,让我更加了解自己,在成长中获得更多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样遇到相似的困惑时,就不至于停滞不前了。

 

但在和朋友的谈话中,我不可能只围绕着自己的成长来进行,而总是会考虑到朋友的感受。还有一些困扰,可能对着再好的朋友,我也说不出口。

 

那么这些话,我可以选择对咨询师说,他们局外人的身份,咨询中的保密设置,咨询室这个隔离的空间,都能让我感到安全。

 

也因此,我可以更加坦然地呈现自我的真实状态,不必顾虑他人看法,也不用背负他人的期待,这种状态就足以让我如释重负了。

 

只不过,在谈话的过程中,咨询师很少会有自我表露,无论是他们的生活经历,还是理想、三观等等。

 

他们不像朋友那样,可以一个电话就叫出来约饭玩耍,一起哭一起笑,共同经历一些事。在咨询这段时间之外,咨询师就是来访者最熟悉的陌生人。

 

因而,来访者和咨询师的关系,我们会称之为专业的同盟关系,而并非是一般意义上的朋友关系。

 

② 可以找有一点点“沾亲带故”的咨询师吗?

 

在生活中,一些朋友倾向于找亲友推荐的咨询师,或者某个很少见面的远方亲戚就是自己的咨询师。

 

那么,可以找一个有一点点“沾亲带故”的咨询师吗?

 

之所以有这个问题,是因为在心理咨询的伦理守则中,有一条不可触及的红色警戒线——多重关系,即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存在其他形式的关系,比如亲属、恋人、社交往来、商业合作等等。

 

只是,在关系社会的文化背景下,当我们想要寻求一些帮助,就会习惯性地找亲人、朋友推荐。

 

像有法律问题时,更想问问朋友认识的律师;骨折了,也想找亲戚家认识的骨科医生。即使是一点点的沾亲带故,都能让我们更加安心。

 

而开始一段咨询关系时,也是如此。毕竟我们要向一个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诉说自己最隐秘的心事,难免会感到惶恐。

 

如果这位咨询师和我之间有那么一丝微薄的联系,就会更容易信任对方,有助于咨访关系的建立。

 

且有研究调查发现,良好的咨访关系是咨询效果的重要影响因素,越是信任彼此,越能带来积极的改变。然而,不可忽视的是,这一点点沾亲带故也可能为来访者带来风险。

举例来讲,假如我的咨询师,是我舅舅的儿媳妇的舅舅的女儿,我们已经咨询了一段时间,我也十分信任她。

 

可在一次和远方亲戚的饭局上,我见到了我的咨询师。在吃饭的过程中,有长辈问起我的感情状态。

 

我说没有对象,因为在关系稳定前,我不愿透露自己在恋爱这件事。

 

可明明两天前我才和咨询师聊过我和恋人的感情问题,内心十分尴尬。

 

我不知道我的谎言会不会让她对我产生看法,也担心她会不会无意间说漏了嘴。

 

这些顾虑可能让我在之后的咨询中,有所保留。

 

而咨询师见到我饭局上的表现,或者听了其他亲戚对我的议论,她对我的理解和判断也可能受到影响,产生偏差。这就是多重关系存在的一些潜在风险。

 

在我看来,短期内,一点点沾亲带故似乎更有助于咨访关系的建立,让来访者更容易信任咨询师。

 

不过从长期来看,如果来访者和完全陌生的咨询师,也已经在多次咨询中,建立起良好的咨访关系。

 

那么此时,这一点点的沾亲带故,反而可能成为未知的隐患。

 

也因此,心理咨询的伦理守则中注明,须尽量避免多重关系。这其实是为了保护来访者的利益,确保在谈话过程中表露的内容,不会以其他任何形式在生活中影响或伤害到来访者。

 

同时,也确保咨询师可以客观中立,不会因为多重关系影响专业判断。

 

当多重关系不可避免地出现时,咨询师们往往会更加谨慎,采取措施来预防可能存在的影响,也会和来访者有一个沟通,告知他们存在的风险。

 

无论如何,来访者的福祉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流心蛋 超职课堂
课程直播 查看更多

超职教育APP下载

成就超值人生

官方公众号

联系客服

投诉直通车 app下载 公众号
电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