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职教育

超职教育 成就超值人生

客服热线

400-6777-098

投诉热线

400-6777-098

当一个成年人惊觉自己是阿斯伯格综合症

发布时间:2021-03-30 阅读量:552

当一个成年人惊觉自己是阿斯伯格综合症,我们好像会把很多问题都归结为性格如此,我们对内向的认知似乎是有失偏颇的。。。

 

  前两天看到一位博主科普,阿斯伯格综合症已经并入自闭症谱系了。于是,出于好奇,就去做了一下中文化的测试。本来只是做一个趣味,结果最后的得分却让我很惊讶。虽然我是有那么点自我感觉与众不同,但也不至于在神经多样性维度得分这么高。再仔细阅读测试报告,才发现,原来很多事情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们好像会把很多问题都归结为性格如此。之前微博上出现过一条热搜(不得不说最近心理学相关话题的热度确实提上来了),说“你以为内向的人不一定内向”。在这个话题下面,很多人都在讨论自己其实并不内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和不喜欢的人说话等等,看起来是非常委屈。

 

  然而可以发现,我们对内向的认知似乎是有失偏颇的。学生时代,老师总会责怪那些内向的孩子,认为他们不能很好地适应集体生活,仿佛是身患什么缺陷一般,是需要矫正的。而外向的孩子也常常拿来和内向的孩子做对比,家长也是,对于内向的孩子总是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我的家人从很小的时候就会拿我的性格在别人面前解释,说我不是没礼貌,是太内向了。然而我确实不喜欢陌生人,不喜欢和人打招呼,不喜欢说“谢谢”和“对不起”。我几乎是怀有一种瞧不起的态度去瞧别人,认为他们都在重复一些无聊的话、做着无聊的事,于是有意地去和这样的无聊划分界限。

 

  但是正是这样的距离,使我能够拥有足够的私人时间来放松我的大脑,从事我感兴趣的活动。我似乎一直非常看重兴趣,以及从兴趣中体现出的天赋与能力。即使在现在,我仍然表现出轻微的注意力缺陷障碍,但是我却能四个小时完全投入在练习、录音、剪辑这样的活动中,丝毫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和疲惫。画画也是,我以前放学回家,会先完成美术作业,再完成其他学科作业。这样的沉浸看起来是一种逃避,对于我来说却是少有的能感受到活着的时刻。

 

  与此相比,和人打交道似乎变得很没有价值,至少不会让我更喜欢活着。可以说,我所有的社交技能,都是模仿别人练习出来的。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避免听到别人的“谢谢”,因为非常抗拒“没关系”从我口中说出的情况,因为我清楚自己不是善良的人,也无法假装自己不需要感谢,仅仅是模仿这句话就会让我感到自己很奇怪。

 

  同样的,我也存在不小的运动障碍。我尝试了很多次克服自己的公众表演障碍,是意念坚定地希望改变,但是没一次能幸免,似乎我这辈子永远都会在台上紧张得满脸通红、手脚发抖。我在与不熟悉的人交流时,往往会陷入可怕的沉默,因为我无法理解,又因为顾虑到我的不理解会给对方带来困扰,所以只能强制性地尝试一些观察来的正常人交流的模式。比如微笑,我其实小时候并不喜欢笑,但是为了讨人喜欢,为了解决我的交流障碍带来的不便,所以我从某一刻开始决定遇到尴尬就笑。

 

  有一个我以前没当回事的情况,现在想想也是很奇怪的。我非常不喜欢过生日朋友之间送礼物,但是后来发现同龄人都觉得送礼物是正常的,才假装自己也这么认为。我其实很难去进行互惠性的行为,而我一直觉得是自己自私的原因。

 

  就像内向成为歧视的标签一样,很多心理问题我们都把它社会化了,而忘记了它是真实存在于个体体内的活物。

超职课堂
课程直播 查看更多
热点
考试指南
考试报名

超职教育APP下载

成就超值人生

官方公众号

联系客服

投诉直通车 app下载 公众号
电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