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职教育

超职教育 成就超值人生

客服热线

400-6777-098

投诉热线

400-6777-098

江歌案终于宣判,她赢了:为什么江妈妈始终无法原谅刘鑫?

发布时间:2022-01-12 阅读量:257
事发 5 年多后,江歌案终于宣判了。
2022 年 1 月 10 日,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对原告江秋莲与被告刘暖曦生命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刘暖曦(原名:刘鑫)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 496000 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 200000 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简单回顾一下江歌案。
刘暖曦和江歌是好友,2016年,刘暖曦和前男友陈世峰因分手产生争执并向江歌求助,江歌同意其与自己同住。2016年11月2日,陈世峰找到了两人同住的公寓,上门纠缠,刘暖曦向江歌求助,江歌建议报警,刘暖曦拒绝并请求江歌回家帮自己。在11月3日的又一次冲突中,刘暖曦率先进入公寓并锁门,江歌在屋外被陈世峰刺颈部十余刀,致死。
对于此次宣判,江秋莲称,赔偿金额并不重要,关键是用法律还原了我江歌被害的真相。
纵观整个事件,让无数网友义愤填膺的是,面对危险刘暖曦只顾自保,推出好友挡剑,且事后没有任何感恩和道歉,反而各种刺激江歌母亲,种种行为实在难以原谅。
江秋莲也表示,如果刘暖曦真心诚意道歉不至于发生今天的案件。
所以,刘暖曦到底怎么想的?救命之恩为何反而成仇?道歉有那么难吗?
大恩如大
过多帮助可能会不讨好
(说明:这并非受害者有罪论,仅仅是客观分析。)
如果别人帮了你一个忙,你会怎么办?
有人可能会说,说声谢谢完事儿,或者请吃顿饭就成。
那如果对方帮的忙特别大,甚至是救了你的命呢?
大胆假设:此时的你无以为报,无论给对方什么,似乎都还不了这个人情。有人可能会选择竭尽所能回报对方后,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希望自己永远不再见到恩人,也永远不要想起这个未报的恩;也有的人可能会选择转移矛盾、矢口否认:
“害死你的不是我。”
“没有这事发生。”
否认对方的恩情,也卸下自己的思想重担。
刘暖曦之前还数次否认自己锁门的事实
这种行为结果的背后逻辑,其实是平等理论。
平等理论是社会交换理论的一个分支。作为社会心理学领域最经典的理论之一,社会交换论认为,那些能够给我们提供最多报酬的人是对我们吸引力最大的人,而且我们总是尽量使自己的社会交往给自己提供最大的报酬。为了得到报酬,我们也要付出报酬。
也就是说,社会交往是一个交换的过程。
而这个交换过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平等。
平等理论认为,使人最满意的社会交往关系是公平关系:人们不喜欢被别人剥削,但通常也不愿占别人的便宜。(个别喜欢占便宜的奇葩除外。)
这一理论得到了研究的验证。心理学家 Fisher 等人做的研究表明,人们并非在所有情景下都愿意求助,只有在认为自己能够以某种形式、能力回报对方时,人们才会寻求帮助。Gross 和 Latane 的研究也表明,人们在认为自己有能力回报接受的捐赠(相当于帮忙)时,更愿意感激捐助者。
换句话说,在遭受死亡威胁的时候,无论是从安全角度出发,还是从两人未来关系的角度出发,刘暖曦都不该只向江歌求助,拒绝报警。而这也是后面悲剧的开始。
当然,我们无法在生活中处处、时时做到平等,当一方或者双方感到不公平的存在时,他们会想办法恢复公平。方法有两种(以江歌案为例):
第一,以实际行动恢复公平。江歌对刘暖曦有救命之恩,此后余生,刘暖曦都要拼全力去回报这份恩情。
第二,在心理上改变看法杀死江歌的不是我,我根本没错,甚至还为他们提供了证词,就这她们家居然还道德绑架我,我不欠任何人的。
一位自称刘鑫支持者的网友,矢口否认了刘鑫的过错,就属于第二种
除了平等理论外,自尊也可以解释为何接受他人的帮助有时会很难堪。
有时候,接受别人的帮助,就意味着承认自己不行。当自尊受到伤害,憎恨帮助者就变得可能。在受助者和施与帮助者相似,或者得到的帮助是核心技能时尤其如此。(你力气比我大,这并不会让我感到伤自尊,但你比我聪明,就比较伤人了。)
而在江歌案中,道德感或许正是这个“核心要素”。大家越觉得江歌好,就越衬托得刘暖曦不好(虽然确实也不够好),受刺激的刘暖曦果然变得更加犀利、疯狂,这更加验证了大家的猜想……
恶性循环形成。
总之,古人云“大恩如大仇”还是有些道理的,有时过度帮忙反而会不讨好。
无关紧要的话,适当自私一点也好。
犯了错却不道歉
这又是为
在今天宣判后,江秋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如果刘暖曦真心诚意道歉,不至于发生今天的案件。
咱就是说,退一万步讲,可以理解刘暖曦在面对危险时选择自保,但事发后否认事实,还各种刺激江歌妈妈,这就难以接受了。
承认事实并道歉,真就这么难?
只能说,有时候,道歉确实很难。(不是说刘暖曦可以不道歉,求生欲.jpg)
一般来说,道歉行为主要发生在两个情景中。
第一种,当负性结果发生后,冒犯者期待与被冒犯者重建关系(重点在获得对方的原谅+重建关系);第二种,冒犯者放下颜面或者尊严向被冒犯者提供支持性语言行为,通过道歉“服软”,重新被群体和社会接纳(重点在于被群体或大众接纳,维护自己的人际关系和形象)。
无奈的是,相比于认为道歉能让自己重新被大众接纳,人们更愿意相信道歉=承认错误=承认我是个烂人=被社会拒斥。出于这种逻辑,很多人在该道歉的时候不道歉,反而躲起来,以期避开舆论的指摘。
当然,真要细究起来,刘暖曦也不是没道过歉。
但她是怎么做的呢?
时间拉回到 2017 年8月23日,那天江秋莲和刘暖曦第一次见面,面对摄像机,刘暖曦道歉了,甚至哭出了声,但是道完歉还不到一周,她就开始在网络上持续攻击、诋毁江歌,连内涵江歌是同性恋这事儿都干得出来。
好家伙,这搁谁谁能原谅?
那什么才是“标准”、真诚的道歉呢?
跨文化言语行为实现项目(CCSARP)曾经分析过5个国家的道歉,提炼出道歉的5个组成部分:
  • 承认(语言表达抱歉、对不起、不好意思)
  • 解释(说明事件过程)
  • 承担责任
  • 补偿
  • 承诺
刘暖曦的道歉和承诺显然都不够真诚
其他学者也提出过不同的道歉模式,但差别不是很大,核心要素都是承认、承担、承诺。其中,“承担责任”是核心,话语应该是能够让人感受到道歉者是经过自我反思后愿意主动承担这份责任的,不辩解、不争论的态度为原则的承担才会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不要在“对不起”后加一句“但是……”来说明自己犯错的原因,不要想证明自己并非有意因此不要过于苛责自己。
更重要的,不能要求对方必须原谅你。
道歉是你的选择,原谅与否是对方的权利。
道歉不等于被原谅
需要注意的是,更多时候,原谅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决定,人们往往需要花费一段时间才能够原谅一个人。如果对方这次没有原谅你,多道歉几次,再给对方一点时间,说不定就可以推动进度条的进展。
而且,即使原谅,也很难完全既往不咎。正如Harriet Lerner指出的, 原谅并不是一个是或者否的机制,而是有程度的 ,也就是说,你可以原谅一个人 10%、50%或 90%。
当然,事到如今,无论刘暖曦再怎么道歉也晚了。
公正的判决结果,才是对江歌妈妈最好的安慰。

长路漫漫,终将有光。所幸,江歌妈妈等到了她的“光”,善恶也有了定夺。

过往经历的种种,虽无法忘却,但我们还是希望江歌妈妈能好好生活,余生快乐。

家庭教育
课程直播 查看更多
热点
考试指南
考试报名

超职教育APP下载

成就超值人生

官方公众号

联系客服

投诉直通车 app下载 公众号
电商入口